待山川决然,成诗成画。

要强迫自己思考才是。


虽然因为瞎几把乱想搞得自己非常累,但是这件事情还是不可以停止。


黄梅天气的上海,感觉空气都是水做的。天气很热,热到心浮气躁。


之前一直觉得自己能够来到这个学校,是非常幸运的事情,但是渐渐地我还是改变了对他的看法。


他可以变得更好,但是他没有。


但是他没有。


我到底是为什么,来到这个地方,然后变得这样孤独的呢。


不知道的,不明白的,不存在的。


“为什么要让别人的想法伤害你?”


“为什么不呢?”



落华(1)

  邮件提示音响起,四月解锁手机屏幕,点开新的邮件。


  熟悉的,却好久未曾联系的邮件地址,邮件没有标题,没有文字,只有一张图片。 图片并不清晰,角度也不够好,惟有照片中人的神色最为清晰。他有一头火焰般热烈的红色短发,眼睛却如深潭般,内敛而不可捉摸。 


  四月吸了口气,继续看下去。 


  他着一身正装,身旁坐着一个银发碧眼的女孩。在一个大剧院中,深红色丝绒幕布下,女孩撒娇似的挽着他的胳膊。她眼神狡黠,仿佛一只猫。而他仍然面无表情,只是微微偏过头去,看着女孩。


  虽然他似乎显得过分冷淡,但是对他而言,这已经是已经足够熟悉和信任的表现了。...

……不行,作为砒霜的脑残粉,这次果然还是她的歌。

去了一趟上海,感觉大概是……如果我能够早点坐一次动车,我肯定会更慎重地考虑去上海或者北京的学校。呵呵,(蜜汁微笑脸),虽然原来还想着非上海北京不去呢。

发现自己果然在牛逼的人面前,内心是自卑的啊。

虽然和牛逼闪闪的人成了朋友,但是果然还是觉得自己不如他们的啊。

现在真是,因为惫懒,效率低了不止一点两点啊科科。

像我这样逻辑糟糕的人,简直不能愉快地玩耍好嘛。

哇塞,这首歌简直超级美。

其实写这些东西还是很希望能有人看见的。

最近算是遇见了一些事情吧,比较麻烦的是可能这样矫情的时间会越来越少——因为高考。

你不知道有什么人会留下来啊,不到最后你都不知道。

但是,还好,有半年没有联系的朋友,仍然有话可以说。今天下午先给一个朋友打电话,几分钟后便索然无味,礼貌地挂掉了电话,但是之后晚上同学给我打来电话,居然开心地聊了一个小时。

珍惜,向前。


BGM:Rudimental - Lay It All On Me (feat. Ed Sheeran)


如果有人能够把我的博文一篇看下来,那真的是非常美的事情吧。

日常抒情就略过了,今天要回学校了,伐开心。

啊,走过。

今天绵阳一诊,心心念念那么久的考试终于考完了。

看见几个月前,写到,“最近真的要崩溃掉”,突然太羡慕那个天真的孩子了。要是她知道几个月后自己居然要吃抗抑郁的药,大概不知道是什么表情吧。

对于这样的我,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嗯,要说这段时间有什么不同,大概是没什么心情去换衣服,做作业也没什么兴趣。

还好没有到那种地步吧,记得Lyn说过,“精神伤害再严重也比不过肉体上的伤害”。所以,现在,其实我还好。

前几个月看见一个妹子,网上很久没有出现,几个月后突然发了一句:“明天起过正常的生活,人生目标傻白甜。”

那时候还想着要经历各种磨难挫折才行啊的我,现在也觉得,傻白甜才是人生最大目标吧。...

现在提到某个人,简直可以神采飞扬地说上好几个小时。就是可惜高三简直没什么时间打字,终于今天有时间惹。
曾经在我还是一个软弱矫情的玻璃心的时候,有次因为很小很小的事情突然在同学找我时哭出声来。那时他坐我斜对面,似乎被我哭得这么厉害给吓住了,然后,很慎重很严肃的看着我,给我递来了纸巾。(他可是个逗比啊逗比!)后来发现我就是随便哭一哭:)大概是觉得受到了伤害?
从此以后还有两次我哭得很严重。但他都是懒得理我。
直到这周。
因为人际上的事情,简直太影响心情,月考一塌糊涂。我不知道一切是怎么发生的,但是一切就这样发生了。我觉得我的脑容量简直不足,低情商也许就是这样伤害了人的吧。
攻击的方式十分恶毒也匪夷所思。坐在...

未名·楔子

偶然发现自己13年写的同人文开头,矫情且苏,但觉得那时我比现在能干多了(捂脸)。为什么我不安安心心当个文艺美少女变成这样一个糙汉子啊?

OOC,并且世界观和设定改动很大。

小施施罗约,就是古悉兰时的四月

三皇子三殿下,就是古悉兰时的三月

(真的是三四的文章嘿嘿嘿!)

其他人设,如小施的爸爸和哥哥,莫尼普塔和伊斯特神官都是自己重新加的。


楔子

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——自从太子将那份降书递给高位的男人时,他便知道自己的未来彻底改变了。为奴为婢,居然是最后的古尔薇格族人的命运!那些人将战争亲人牺牲的痛苦全部发泄到他们身上,这两个月的生活宛如噩梦。当他又饥又渴地晕倒在皇...

这次选黄老板这首《Photograph》,是在听了Nina之后顺着评论看见有人推荐这首,然后外放听了一遍觉得,诶呀明明一点都不好听。

自习课上换了曾经买的接触不良的音质比较好的耳机,然后在与数学恶战时听着简直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。诶呀妈呀怎么这么好听!这张砖都好听到哭!那天我还穿了双厚底凉鞋,完全控制不住地抖腿啊!安静的自习课上声音略大啊!投入到完全没有注意到隔着一个座位的他的诧异眼神 (≡ω≡.)诶嘿嘿~

从此抖腿成了他嘲笑我的又一个梗,此是后话。

这几天有些想法总是呼之欲出,但总是像从手中溜走的光。在手机便签夹里打了一些想法,直到昨晚,打到晚上十一点半,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,觉...

© 珞珈 | Powered by LOFTER